Now you can Subscribe using RSS

Submit your Email

瑞典校園喋血案:種族仇恨正如北歐神話中的巨怪,隨時準備吞噬這些外來者

(原文刊登在關鍵新聞網)


圖片來源:Reuters/達志影像
2015年十月,瑞典時序已入秋,西風乍起,家門前的銀杏也跟著轉黃。西南方位於哥德堡近郊的小城特羅爾海坦(Trollhättan)此時發生一起驚動全世界的校園屠殺案,蒙面的兇手持刀進入克羅南小學隨機攻擊,包括老師及兇嫌在內,總共有三人死亡,另外有兩名學生受重傷,雖然兇手很快遭到趕至犯罪現場的警察擊斃身亡,但這樁瑞典自60年代以來最嚴重的校園喋血事件,引發了各界廣泛地討論。



一開始得知消息時,想當然爾地認為只是美國校園層出不窮的攻擊事件翻版,於是並不以為意,當所有電視台的記者、甚至是首相洛文都趕到案發現場時,才知道哇大事不妙,人類的天性也許本來就是冷漠、對遙遠的事物無感,若不是海灘上溺死的小男孩照片透過社群網路瘋狂轉貼,我想大多數的人包括我自己,對歐洲長久以來的難民問題就像北極的融冰,選擇忽視,因為逃避問題是最輕鬆的人生。


再者,經歷過了2011年挪威布爾維克的慘劇、2014年的北捷隨機殺人案、今年法國查理週刊事件和丹麥哥本哈根的槍擊案等,這麼多慘絕人寰的事情一再發生,我們似乎早已麻木,瑞典朋友叫我不用擔心,瑞典還是個很安全的國家,嗯...我想他忘了幾個月前的IKEA砍傷案。


北歐神話傳說中的巨怪,他們的習性是喜歡遠離人群而居,不僅長相其貌不揚,而且頭腦遲鈍,普遍沒有信仰基督教,因此被人類視為洪水猛獸,「特羅爾海坦」一名便是來自於巨怪;而瑞典哥德堡大學政治系博士桑德爾,曾在2013年運用統計局的數據做過一份研究,報告顯示特羅海坦高居全國種族居住隔離程度排行第一名。


南非的種族隔離制度已經是上世紀的事了,我對南非的印象還停留在小時候地理課本上,涇渭分明的種族界線,中產白人家庭的精緻洋房與綠油油的草皮和游泳池,怎麼過了一條街便是人人避而遠之的黑人貧民窟。


南非國民黨所施行種族隔離政策,透過政治手段,讓白人(甚至是包含日本人、台灣人在內的榮譽白人)得以在政治、經濟等各方面享受到比黑人更好的待遇;政治的種族隔離得以藉由民主的進程而走向失敗,但經濟上的種族隔離在許多國家卻是難以消弭的社會問題。


特羅爾海坦事件被警方定調為攻擊移民的行動,新聞受訪的民眾噙著眼淚說,覺得像是回到了90年代,那個時候瑞典光頭黨橫行,許多青年剃著平頭,腳踏馬丁鞋,有人說他們一開始是受到龐克文化影響,爾後一部分演變成右翼份子,轉而從事政治與反種族運動。


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台灣人都能找這部名為《Racist Sweden》的紀錄片來看,片中紮著馬尾的女孩辯解說道,我不是種族主義者,我只不過是國家主義者罷了。20多年過去了,紀錄片裡的年輕人轉眼已步入中年,不知道當年憤世忌俗的他們,現在是否還在懷抱著仇恨,對來自遠方的我們不懷好意。


特羅爾海坦的種族仇恨犯罪亦起源於那樣的時空背景,90年代便有清真寺慘遭縱火的事情發生,因此學校攻擊一案並非特例,更別說自從今年歐洲難民潮爆發以來,瑞典多處的難民收容空間發生多起縱火案件,政府被迫將收容所地址等資訊不對外公開。

光是2012一整年-根據瑞典犯罪防治中心的統計-就有將近六千件針對種族、宗教及性傾向等仇恨犯罪,其中有六百多宗和極右翼/新納粹主義份子有關,而且在近幾年有顯著上升。


然而諷刺的是,瑞典長期被視為自由開放的北歐國家,人均收容難民數上高居歐盟國第一,相較芬蘭、挪威和丹麥等國相繼收緊其移民政策的同時,國內左右兩大政營始終抱持著對移民友善的態度,不過近來瑞典首相洛文也坦承,北歐國家可能已經達到其所能負荷收容難民的程度,畢竟,北歐的就業環境沒有外界想像中的樂觀,更加深新移民融入瑞典社會的困難,再者,北歐乃至歐盟國家同床異夢,願不願意就難民問題共同合作將會是一大挑戰。


We Taipei Ren / Author & Editor

Has laoreet percipitur ad. Vide interesset in mei, no his legimus verterem. Et nostrum imperdiet appellantur usu, mnesarchum referrentur id vim.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Coprights @ 2016, Blogger Templates Designed By Templateism | Distributed By Gooyaabi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