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you can Subscribe using RSS

Submit your Email

丹麥情人節槍響,歐洲戰火何時了?


2015年還沒過完兩個月,卻已發生多起駭人聽聞的事件,也許還會又是一個不甚平靜的一年。前陣子新聞說,犯下法國超市恐怖兇殺案的兇嫌女友,很有可能已經加入了伊斯蘭國,然後伊斯蘭國向日本政府勒索未果,於是用殘忍手段處決日本獨立記者後藤健二;緊接著復興航空繼去年澎湖空難後,同一法國製飛行機升空後不到十份鐘便墜毀基隆河,徒留種種謎題有待調查;上個禮拜,德國與法國兩個歐盟雙巨頭選擇在白俄羅斯的首都明斯克和俄國總統普丁會面,就烏克蘭問題達成停火協議,大概是近來唯一一個較為正面的消息吧。


昨天晚上原本準備打開電視,收看這個禮拜的音樂比賽Melodifestivalen,贏得這項比賽的選手可以代表瑞典參加Eurovision大賽,而這個禮拜的分組賽地點是在瑞典最南端的馬爾默,過了橋的另一頭,瑞典爭議漫畫家拉斯・維克斯在哥本哈根參加一場關於宗教及言論自由的講座,隨即遭受一名槍手襲擊,造成多人死傷。

當下透過社群媒體,和在哥本哈根的朋友連絡,害怕熱衷政治的友人,也恰巧在這場活動裡,所幸友人並無大礙,只是這個案發現場,克魯頓登文化中心,離他家只有數步之遙,想起來也有點害怕,畢竟下個月要到丹麥宣傳放映,關於台灣年輕一代爭取民主權益的紀錄片,人生有太多巧合,誰也無法說得準。

槍手逃逸後,轉往另一處猶太教堂,攻擊教堂警衛,在清晨時,已被丹麥警方擊斃。


只是我不禁思忖,歐洲國家與穆斯林世界的千古仇恨,戰火應該還會在這個世紀繼續延燒。想起在電視上看到的紀錄片,刻意著裝成猶太人的記者,戴著大衛之星與小圓帽,在穆斯林眾多馬爾默市,記者不僅被砸雞蛋,還被許多人團團圍住。這些人離開其原生國度,然後在另一個毫不相干的地方,懷抱著前輩子的怨恨過著餘生。

Melodifestivalen節目主持人Sissela Benn甚至大開馬爾默是瑞典第三大城的玩笑,故意說成是第三帝國(納粹德國),原因就是瑞典南部為極右派政黨的大票倉,此地長期以來面臨種族緊張、治安惡化等社會問題,極右派此時藉族群矛盾崛起,前些時日的民調顯示,他們的支持率已經來到了歷史新高,而且並非只有瑞典如此。

然而和平似乎還在很遠的那頭。另一方面,台灣人或許覺得歐洲的移民問題和自己沒有切身關係,不過就在去年而已,一名檢察官抱怨著台北車站因為一年一度的回教開齋節聚滿外籍勞工「有礙觀瞻」,你大概會訝異,許多人無心脫口而出的話,竟然充滿著歧視性的想法,若不是現在成為移民的我,恐怕也無法體會在台灣被歧視的滋味。

但據說台北車站就在最近設立的穆斯林的祈禱室,方便這個島上愈來愈多的回教徒,也能在公共場合,得以安心、虔誠的和神對話,不受外來的歧視眼光干擾。

寫到最後,我還是想說,放下仇恨。以前有個知名作家蕭颯,在八〇年代十分具有影響力,其多部作品被當時的老公也是導演張毅翻拍成電影,後來張毅與演員楊惠姍的婚外情曝光,她在中時人間發表一篇《給前夫的一封信》,張楊兩人雖退出了演藝圈,後來卻以琉璃繼續發光發熱,反觀蕭颯最初以女性主義的先驅自居,無奈後來再也沒見到她任何的新作品。

當晉級選手Mariette娓娓唱著那首《別放棄希望》時,北歐依舊被許多人視作為希望的明燈,只是政府在面對種族融合的挑戰上想必只會愈加困難。

We Taipei Ren / Author & Editor

Has laoreet percipitur ad. Vide interesset in mei, no his legimus verterem. Et nostrum imperdiet appellantur usu, mnesarchum referrentur id vim.

Coprights @ 2016, Blogger Templates Designed By Templateism | Distributed By Gooyaabi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