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you can Subscribe using RSS

Submit your Email

SFI


這個字應該是剛剛移居到瑞典的人最常聽見的詞彙之一吧。


Sfi其實是 Svenskundervisning för invandrare 的縮寫,是一項瑞典政府提供給新移民的免費語言課程,剛抵達瑞典沒多久,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瑞典稅務局(Skatteverket)註冊人口號(Personnummer),就好比是我們身份證字號,有了這個人口號才能去申請一張身份證、開戶,當然也才能報名這個瑞典語課程。

Sfi有分國家提供給難民與地方政府所提供給其他移民的語言課程,一般來說,我們上的課程需要事先去在 Södermalm 的行政中心報名,當場會做個簡單的能力測驗,基本上有上過大學、一定英語基礎的人都會被分配在C級課程,總共有A、B、C、D四級,大部分的學生大約花半年到一年的時間念外全部的課程,一來跟語言學習的能力又或者有無工作有很大的關係。

我的學校離中央車站不遠,隱身在一幢商辦大樓內,一邊是提供中等學歷課程的教室,另一邊則是專為移民設立的語言課程專用教室,坦白來說,有種回到高中,每天下完課再到南陽街報到的年代,其實和補習班沒有什麼太大的差異,只不過這裡還多了有電腦配備的視聽室、交誼廳除了桌椅外,一旁放置著微波爐及冰箱供學生們使用,斯德哥爾摩的外食昂貴,自備便當的話可以省下一筆費用,另外像我這種有咖啡癮的同學,學校還很貼心地放置了一台咖啡機,無論是拿鐵抑或卡布,僅在一指之間,價錢亦十分公道,對初來乍到、尚無經濟能力的移民們,無疑是每日清晨的唯一慰藉。

我就是在這其中一間教室遇見來自西班牙的帕布羅,本來住在巴賽隆納的他,父母離異之後,隨著母親搬來斯德哥爾摩,和母親及其男友同住在近郊一處阿拉伯移民為眾的社區,不過瑞典的公寓面積多不甚大,帕布羅並沒有屬於自己的臥房,每天晚上,必須從母親房間拿出床墊,在客廳一角克難地入睡。和大多數在SFI的同學不同,有很多人是因為另一半的關係進而在瑞典定居,我認識的人之中只有他是因為母親的因素而來,不喜歡使用臉書,最近甚至決定成為一名素食主義者。

語言課程開始沒多久後,帕布羅便在市中心一間西班牙小酒館找到了一份侍應的工作,幾個月下來,瑞典語的口語能力進步地很快,不久之後又搬離了之前鍋居的公寓,在不遠的地方租下了一間雅房,據說是一幢全新的大樓,房東是俄國人,為人非常豪爽好相處,記得前些日子碰到他,他那時剛從巴賽隆納度假回來,眼見西班牙的經濟情勢江河日下,領著和台灣人相差不遠的薪水,卻必須忍受更高昂的物價和稅賦,以及中飽私囊的政客,他信誓旦旦地說:「西班牙,回不去了!」

這個禮拜再碰面,他告訴我,也許明年的夏天,會又搬回去那溫暖的伊比利半島吧,一來斯德哥爾摩沒有他的朋友,二來他也想繼續先前中斷的學業,更重要的是這一年來和女朋友相隔兩地的戀情難以維繫,突然讓我想到,日前教室來了一位自稱是「晚餐部長」(middagsminister)的前Sfi教師艾芭・歐克蔓,她的計畫是來自於有一天在路上碰到了她的一名畢業學生,她十分訝異地發現其學生,甚至有為數眾多的移民其實內心並不快樂,而歐克蔓認為是因為他們沒有一個瑞典人朋友,所以她開始號召瑞典人邀請移民到家裡作客,煮一頓晚餐,也許新移民的語言能力不高,但是食物,卻是一種跨越語言與文化隔閡的最好方式。

我想了很久,恰好在網路上發現了一道素西班牙海鮮飯的食譜...

We Taipei Ren / Author & Editor

Has laoreet percipitur ad. Vide interesset in mei, no his legimus verterem. Et nostrum imperdiet appellantur usu, mnesarchum referrentur id vim.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Coprights @ 2016, Blogger Templates Designed By Templateism | Distributed By Gooyaabi Templates